舞台圈

搜索
舞台圈App下载广告
查看: 506|回复: 0

[作品案例] 舞台灯光语汇与画面审美探讨!

[复制链接] 二维码
发表于 2022-11-16 11:19:26|来自:中国河南郑州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: 中国河南郑州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圈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舞台圈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  

x

舞台灯光自诞生以来,设计师们一直在追求和探讨舞台画面效果。个人认为,灯光是舞台情感与画面的主宰者,千变万化的舞台,都要在灯光的雕琢、塑造下,呈现给观众。

不同时期的舞台大师们对舞台灯光给予了高度评价,“灯光是舞台的灵魂,是舞台的血液”“作者的意图,导演的构思,许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之处主要靠灯光来表现”“舞台灯光有着无可比拟的情感力量”“没有灯光就没有空间,没有空间就没有戏剧”,等等。由此可见灯光在舞台演出中的重要性。

1 舞台灯光有着无可比拟的情感力量

灯光是戏剧情感的暗示和延伸,利用灯光特有的光色、光影等语汇来推动剧情的发展,揭示人物内心变化。

1.1 红色光是希望的象征

红色的灯光寓意希望,笔者习惯把它叫作“希望之光”,在笔者参与创作的剧目中多有运用。在话剧《雨夜》中,就用了一束红色光给赵明以希望,这也是社会 的希望和民族的希望。剧中赵明和杜海是中学同学,赵明聪明、正直,大学毕业后做了一名中学老师,教课很好但不愿意同流合污,最后辞职下海。在危难的时候副市长杜海救了他,杜海是他的恩人,从此他成了杜海的左膀右臂,帮杜海干了好多违法的事情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就是杜海的一条狗。赵明的正直使他一直纠结、痛苦,他不能违背做人的底线和良心,所以,在查出得了绝症后,他决定揭露杜海的罪行,劝其去自首,他不能把那些罪恶带到棺材里。在同学聚会时,赵明又苦口婆心地劝杜海,杜海根本听不进去,两人矛盾加剧,赵明愤然离场。此时由于矛盾激化室内光是偏冷的暖光,室外下着雨,是淡淡的蓝色光,赵明冲到室外,由暖光区进入冷光区,他站在那里悲愤地说:“做了狗的人不能到死还是一条狗啊!我要做一次人,我不相信天永远是黑的,我要让它再亮一次!”随着赵明的这句台词,从上场门耳光处一束红色光慢慢地照在他身上,室外的冷光也慢慢转暖。天亮了,寓意着赵明的希望一定能够实现。见图1。

1.png
图1 话剧《雨夜》中的红光寓意希望

在舞剧《那些故事》中,同样是用红色光代表希望和光明。在黑暗笼罩着的旧中国,《共产党宣言》给中国人民指明了方向。当满怀热血的陈望道译完《共产党宣言》时,天幕上出现了“共产党宣言”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这时红色光像初升的太阳从“共产党宣言”上方喷薄而出,舞台上压抑的蓝色基调光渐渐地变成了暖暖的红色,红色光由“共产党宣言”慢慢扩散、充满整个舞台,象征着火种传遍祖国大地。一群学生、工人在红光照耀下起舞,人们看到了民族解放的曙光。见图2。

2.png
图2 舞剧《那些故事》中的红色光是民族解放的曙光

舞剧《井冈 井冈》也用了红色光,同样预示希望和曙光。当反围剿失败后,红军进行了战略转移,上场门吊笼处一束红色光照耀在战士们的脸上,在蓝色光中格外温暖。红色光是失败时的希望之光,是战士们没有被困难吓倒,满怀革命热情坚信革命必定胜利的曙光。舞台上的蓝色基调是夜晚和革命失败的环境光,在蓝色的基调中,战士们迎着红色光渐渐地走远了,远处是一条由火把组成的红色之字形亮线,象征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中国共产党的火种传遍祖国各地。见图3。

3.png
图3 舞剧《井冈 井冈》中的红色光是革命必定胜利的曙光

1.2 红色光也有悲伤的语言

二人台《老牛湾》是一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戏曲剧目,剧中灯光用蓝色光和红色光表现了由泪水变成血泪的悲伤过程,更加突出了主人公悲痛欲绝的心情。这段戏讲述留守儿童由于思念常年外出打工的妈妈,深夜冒雨出走去寻找妈妈。自愿义务承担照顾村里留守儿童的果香得知后,和其他村民一起冒雨外出寻找孩子,由于天黑路滑,不幸摔下悬崖,摔成重伤,在村支书石强背着她回来的路上,果香死在了他的背上。这里需要交代一下剧情,果香与石强年轻时曾是一对恋人,但因果香父母包办婚姻,一对恋人被拆散。两人的误解和隔阂益深。后来果香婚姻发生变故,她又孤身一人回到了村里,多年来埋藏在心底的爱的花火花重新燃起,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表露出来。老书记临终前撮合果香和石强,两人和好,半辈子的爱终于有了结果。可就在两人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时,果香却永远离开了他。突然降临的悲伤击倒了石强,他泪如泉涌。这时舞台上有五条白纱慢慢地垂下来,这白纱是泪水,是石强的泪,是村民的泪,也是留守儿童和观众的泪水。蓝色的灯光从白纱的顶端慢慢铺满整条纱,是泪水在流动,随着音乐和悲伤的剧情进入高潮,蓝色的纱从顶端慢慢地变成了红色,泪水变成了血泪。石强的泪水哭干了,在悲痛到极点,欲哭无泪时流下了血泪。血泪的灯光语汇把戏剧情感又推上了一个高潮,笔者称之为“悲伤之光”。有人不解:红色不是代表喜庆吗?怎么在悲伤的时候也用红色光?其实,灯光没有固定的模式,舞台灯光的色彩语汇也不是固定不变的,这种语汇需要剧情来铺垫。不同情境、不同情感,同一光色有不同的灯光语境。

4.png
图4 二人台《老牛湾》中的红色光是悲伤至极的血泪

1.3  绿色光也可以表现喜庆、表达祝福

除了红色光以外,绿色光有时也用来表现喜庆的场面、表达美好的祝愿。在舞剧《萨吾尔登》中,草原婚礼一场就用了绿色光而没有用红色光。喜庆场面一般是用红色光的,但为什么用绿色光呢?在这里,绿色光恰恰是对一对新人的祝福,草原人民最大的幸福就是希望绿油油的草原一望无际,绿草肥美,牛羊成群。这绿色是送给新人的礼物,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对他们的祝福。婚礼毡房的顶子给了蓝色光,周围用绿色光衬托,预示着草原的天空永远是蓝的,像宝石那样透彻,白云悠悠,绿草铺地,一对新人生活在绿色海洋托起的蓝天下,幸福美满。见图5。

5.png
图5舞剧《萨吾尔登》中绿色光的祝福

胡耀辉教授在《想飞的孩子》中就把绿色光送给了英雄王二小。王二小为了不暴露八路军的踪迹、彻底消灭鬼子,他把鬼子带进了八路军的伏击圈,却被残忍的鬼子摔死在石头上面。这时,灯光从最后一排开始变绿,从舞台后区往前一直铺满整个舞台,这绿色的光是送给王二小的漫山遍野的嫩草。王二小多么希望世间和平,没有战争,被战火烧焦的大地上长满绿草,他的牛就有草吃了,人们的生活也就好了。这是幼小心灵的纯真无私的爱,也是对和平的渴望。绿色光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。

1.4 光影也有独特的语汇

舞台灯光中不仅光色有着无可比拟的情感力量,光影也有着独特的语汇,它可以揭示人物内心的矛盾世界,心理阴暗的一面就像影子一样缠绕着、撕裂着。话剧《雨夜》中,副市长杜海独白的一段,就用脚光做了影子的语汇处理,把他贪楚、以权谋私不能自拔的罪恶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。随着杜海的独白“都他妈在一个规则里游戏”,脚光慢慢开启,其他光慢慢压暗,“我另玩一套玩得下去吗?别人和你玩吗?我不是没高尚过没纯洁过,刚到机关的时候,我都发过誓,不管别人怎么样,不管这社会什么样,我要守住我自己的底线,一辈子干干净净做人,可根本守不住!……

洪水来了,从远处嗷嗷怪叫着铺天盖地地压过来,四周到处都是水,我拼命地想抓住点什么,随便抓住点什么都好,可大浪一个接着一个,我拼命地挣扎,拼命地喊叫,可没人来救我,没有人……”。随着杜海情绪的变化,其他光全部压掉,最后只留脚光和蓝底光更加突出了剧情,刻画了人物。见图6。

6.png
图6话剧《雨夜》中光影的运用

2 舞美、灯光要创造“留白”的空间

“没有灯光就没有空间,没有空间就没有戏剧”揭示了舞台灯光在戏剧中的重要性。但是灯光怎样才能有生命力,舞台画面怎样才能符合审美要求,这就需要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共同努力,需要在同一个目标下完成这项戏剧创作任务。

2.1 舞美设计要给画面留白

舞美设计要善于取舍,不能只顾表现自己,把舞台空间堆得满满的,不给对方预留创作空间。各创作个体要给其他主创部门留下创作余地,给大家、包括观众留下想象空间,舞台画面要“留白”。

首先,舞美设计要“留白”。这和中国国画中的“留白”有些相似,只是空间维度不同。画国画时画面要“留气”,也就是“留白”,画面不能充得太满,要留出没有润笔的空间。舞台美术也是一样,同样不能把画面充满。所以,舞美设计对画面的审美素养及观念至关重要。舞美设计在一部戏的二度创作中是走在灯光设计前面的,导演对舞美设计的要求比对灯光设计的要求更多,舞美设计的意图常常体现了导演的要求。因此,舞美设计掌控着画面的审美基础,舞台画面的呈现与审美首先在于舞美设计。但是,舞美设计师也有只注重自我表现的情况,在舞台空间设计了大量的景片,包括硬景和软景,把吊杆挂得满满的,在吊装空间上没有给灯光留下充分的发挥余地,在视觉上把舞台画面搞得非常拥堵。少了“留白”,也就缺少了层次。中央戏剧学院刘杏林教授的作品《牡丹亭》,舞美像一张水墨画,简单的几笔,透着灵性。还有北京舞蹈学院高度教授导演的《萨吾尔登》,对舞美、视频的要求也是点到为止,舞台画面干净、完整。见图7、图8。

7~1.jpg
图7 刘杏林舞美设计作品《牡丹亭》画面留白

8~1.jpg
图8 李广成舞美设计作品《萨吾尔登》画面留白

2.2 灯光设计对画面的“留白”

灯光是舞台画面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舞台画面的最后呈现者。有人把灯光叫作“舞台上的画笔”。所以,灯光这支“画笔”在描绘舞台画面上一定要“留白”。这里的“留白”包含着光束、光位、光区和投光范围等,和国画中的“留白”有所区别。

首先,光束是舞台画面构成的一部分,有时在舞台画面中起到装饰和光幕的作用。如果需要光束来装饰舞台,需要光束这种语汇,它的存在是有价值的、有生命力的,不然就会破坏画面的完整,把画面分割得支离破碎,成为舞台画面的最大破坏者。灯光在与舞美设计风格一致的情况下,对灯具的选择非常重要,要想减少光束或者是不需要光束,就要选择染色灯等柔光类的灯具,避免使用电脑灯、光束灯,同时尽量减少特效烟雾含量甚至不放烟。只有这样,才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光束。

另外,在光位的选择上,尽量选择侧光位,侧光位的光束要较逆光弱一些。光区的边界在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,尽量以柔光斑虚化处理,避免硬光斑的清晰边界。灯光色调要与舞美统一,表演空间光比关系层次分明、把握准确。特别是景光,在舞美没有给画面“留白”的情况下,有的景片可以作无光处理,用不给光来实现舞台画面“留白”,这样才能保持画面的完整性。见图9、图10。

9.png
图9 舞剧作品《生命的壮彩》灯光留白

10.png
图10 舞剧作品《舞研堂》灯光留白

3 结语

舞台灯光有着其他舞台元素无法比拟的语汇,在画面中起着二次着色与统一画面的作用。如果戏剧情绪与舞美、服装的固有色有所冲突,灯光要以光色语汇为主,这时可以光色优先。一部优秀的作品,好的舞台画面,是在导演、舞美、灯光、服化、视频的共同努力下取得的,特别是画面的“留白”,更要与舞美设计多交流,只有在舞美“留白”的基础上,灯光才能更好的给画面“留白”。虽然舞台画面受诸多因素影响,但灯光是舞台画面的最后主宰者,怎样才能得到理想的画面,值得大家共同去探讨。  



来源:演艺科技传媒    本站编辑:刘明源


心有多大,「舞台圈」就有多大!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